科学研究

RESEARCH

进入现代经济学前沿 孙中才教授新专著出版

2020-07-02

  20世纪末,现代经济学再一次出现新的理论综合并促使世界经济学的科学进展又一次出现了飞跃。在此之际,我院孙中才教授的两部专著----《现代前沿经济学》和《农业供给侧与经济增长》相继出版,给这种综合和飞跃增添了推动力量,也明显地促使中国的一般经济学和农业经济学加大了步伐,走进了现代经济学的前沿。

  在当今世界的科学技术共同体结构中,近代以来的经济学,即现代经济学,是社会科学领域里唯一具有了科学范式,从而成为一门常规科学的学科。具体地说,就是它的理论演绎和归纳已经达到科学要求的起码水平,而不再停留在哲学的逻辑推断或直观特例验证的思辨水平。

  科学是由假说来推动的,并且是由自身革命的结构,也就是科学范式的不断进化取得进步的。近代以来的经济学鼻祖是英国经济学家亚当.斯密(Adam Smith,1723—1790)。1776年,他出版了《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An Inquiry into the Nature and Causes of the Wealth of Nations),即《国富论》。这部经济学专著,提出了“自由市场自行调节”这个假说,并最终发现和证明了这个经济学的第一个定律。这也是在整个社会科学领域里发现的第一个科学定律。现在,这个定律的数学表达,被称为经济学的最初范式。随着对这个定律的证明,微观和宏观经济学兴起,有关研究先后确立了各自专门化领域的范式,而且,深受牛顿第三定律的影响,在形式化的表达上,紧紧追求数学的描述和数学的严格化,有效地开展了以生产函数、成本函数和经营函数为主要成分的研究,这一阶段的经济学范式被统称为F函数。

  事实表明,在以F函数为范式的发展阶段,经济学出现了迅猛的进化,学科体系出现了重大分化。其中,最重大的进化主要在于,经济学主体坚持了结构与功能/行为对应的探索,并在最高形式化的追求方面日益深入,取得了在现代科学上的突出进步。与此同时,经济学还出现了重大分化,经济学里原有的某些传统分支,依据自身属性,逐渐分化并向其他学科靠拢,最后归入了社会研究领域里的其他学科。例如,以往的政治经济学,现在就归入了社会学或政治学。其他的,诸如某些专门的领域因为有了自己特定的科学范式,从而发展为自己特有的科学学科,例如现代管理学;而那些自身理论水平尚未达到科学所要求的起码水平水准的探索,则似乎都被归入了人文研究或社会工作的范畴,而不再包括于经济学范围之内,尽管这些研究和工作,都与经济行为相关,甚至密切相关。如有关经济史的研究和对有关某种社会团体的实地考察研究等,便属于此类情况。

  从亚当.斯密发表《国富论》的1776年算起,至今,经济学科学范式的发展已经过去240年了。在这240年中,似乎可以以1978年为界,划分为前后两个大的阶段。因为在这一年,经济学实现了一次重大的理论综合,发展出新的前沿范式----有约束的利润函数(Restricted Profit Function),简称G函数,从而把经济学推进到了更科学的水平。1978年以前的那200年,是F函数大发展并做出重大贡献的时期;1978年直至目前2018年,这40年,属于经济学前沿科学范式的兴起时期。

  纵观经济学的科学进化,考察经济学范式的成长,能够发现,在F函数的发展过程里,实际上呈现为前后两个时期:前一个时期,由《国富论》发表的1776年算起,截止于1919年吕豪斯(P.Loehaus,1878-1949)发现农业经营函数,近150年,似乎可以概括为,这是微观经济学突起,初始范式得以证明的时期;后一个时期,从吕豪斯发现农业经营函数的1919年到麦克法登(Daniel L McFadden,1937--)完成对G函数的全面证明的1978年为止,近50年,为宏观经济学兴盛,范式深化,出现了重大理论综合需求并完成了这种综合的时期。

  在这240年之中,经济学确立了以“自由市场自行调节”定律为基本核心的范式,并逐步发现了另外5个重要定理、定律和推论,由此构成了现代经济学的6大定理,并与此同时,逐步发现或明确了2个最基本的概念:一个是“经济体”;另一个是“经济运行”。而由于前沿范式的确立,有效地阐述和证明了这两个概念,便把经济学的科学空间推进到了新的前沿水平。

  《现代前沿经济学》从麦克法登发现的前沿范式----G函数出发,以固定替代弹性定律为坐标,运用已经发现的6大定理、定律和推论,对经济运行必定遵循的因子替代关系展开了想象和演绎,为现代经济学的研究开辟了一条新的探索途径,简单直观,理性深入。这项研究,目前,在世界经济学界里尚属崭新,在国内更为罕见。《农业供给侧与经济增长》是从局部均衡概念里抽象出来的经济学空间。有关的研究结果,希望能够为现代前沿经济学的探索提供一个较为鲜活的细部范例。诚然,更希望这两项新的尝试,能为我们走进现代经济学的前沿提供例证。

  尽管简单直观,理性深入,但现代科学毕竟是新的理念、新的思路和新的精神,在以往观念根深蒂固的情况下,阅读起来、理解起来,不会很容易,更不会非常容易。特别是面对现代数学符号系统,不经过必要的训练,马上就可以明了的情况,应该是极端罕见的。对于专业工作者来说,这些实在是无可奈何的事实。几百年的科学实践,已经令我们明白了,人们只能去适应科学的发展,而不能等着科学来适应我们。

  令人可喜的是,至少在两个方面,形势和环境正在悄然地发生着变化,来自中国科学网上的信息表明,不少人,特别是一些一般经济学的学子们,看了有关数学表述,依旧不适、“烧脑”,但不再只是心烦意乱,而是有了几分敬畏神往;而只是看过网上的讲座稿,便主动表示愿意资助出版,更令人欣慰于异样智慧的存在。

  新的东西,意味着其中必定存在着许多幼稚或不成熟的成分,有些还很可能是根本错误的。然而,一项具体的科学研究,犹如婴儿,大多数只可有平凡甚而坎坷的未来,但是,却都会不可避免地一天天长大。 


001.png


注:孙中才著. 现代前沿经济学,光明日报出版社,2020。

  孙中才著.农业供给侧与经济增长,知识产权出版社,2018。


学院官方微信

8610-62511061/62511064

sard1@ruc.edu.cn

火狐体育注册